微信
手机版
网站地图

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

2019-04-22 12:35:28 投稿人 : admin 围观 : 331 次 0 评论

文章转载自群众号:梵佛研,特此道谢!

前史推文链接:

宗教的实质

10分钟快读国际史

释教是国际三大宗教之一,于公元前6世纪发作于印度,开创人为乔答摩•悉达多 (Gautama Siddhrtha),属释迦族,被尊称为释迦牟尼 (kyamuni),意即“释迦族圣人”。他声称醒悟真理,自称佛陀 (buddha),意即“醒悟者”,释教由此得名。针对印度正统婆罗门教的“梵我论”,释迦牟尼提出“无我”的思维和实践系统,拟定戒律组成僧团。释教逐步气势强壮,并走出印度传遍亚洲大部分区域,成为国际性的宗教。

王舍城神变石雕,犍陀罗区域出土,约公元3世纪

(巴基斯坦拉合尔博物收藏)

婆罗门教:古代印度正统宗教,以雅利安人进入印度所树立的吠陀文明为根底,其三大原亦薇则:吠陀天启,祭祀全能,婆罗门至上。8世纪经变革后,称为印度教。

印度释教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和类型。自佛陀开端传道至释教割裂之前,称为原始释教。佛陀灭度后百年(约公元前4世纪),印度释教逐步割裂为不同的部派,称为部派释教。公元前1世纪前后鼓起一种自称为“大乘” (mahyna)的释教思潮,称为大乘释教,这一时期的其他释教部派则被贬称为小乘释教 (hnayna)。六七世纪前后印度释教开端与怛特罗 (Tantra) 结合而趋向奥秘化,称为密教。8世纪之后,释教日趋式微,在伊斯兰侵略的冲击之下,于13世纪初在印度消亡。19世纪时释教又从斯里兰卡等国回传。

释教发作的前史布景

公元前6世纪,相传印度有十六大国纷争割据,这些国家多散布于恒河流域,其间最强者为东部的摩揭陀国 (今比哈尔邦南部) 和中北部的居萨罗国 (今北方邦东北部),释迦族的迦毗罗卫国就是后者的附庸国。东部的本乡思维较为活泼,从西北部进入印度的吠陀豆贝教育网文明在东部根基尚浅,释教就在这儿发作并传达。

吠陀 (Veda):现存印度最陈旧的宗教文献,开端由远古先民口头创造,后人汇编成集,是婆罗门教的底子圣典。最古部分约发作于雅利安人的一支脱离伊朗进入印度之际,首要内容是神的颂歌、祷文和咒语,触及许多宗教思维,也包括印度开端的哲学观念。

雅利安人 (ryan):泛指古代操雅利安语即印欧语的人群。其祖先为游牧民族,原居于南俄罗斯和南乌克兰草原一带,后向外迁徙,向东的一支来到伊朗,并于公元前1500年前后穿过阿富汗,从西北进入印度,征服了土著文明,树立了吠陀文明,尤尚祭祀。

这一时期印度的物质文明大获开展,吠陀时期以来的阶级排序——四种姓发作了深化改动。刹帝利由游牧部落的领袖转变为久居国家的王kuaib族权贵,财富和权利都大大添加,与位列榜首的婆罗门之间的敌对日益凸显。佛经中遍及将刹帝利列于四姓之首,也反映了其时宗教话语权的抢夺。一起,具有许多财富并在经济生活中扮演重要人物的吠舍,在许多方面也与把握教权的婆罗门构成敌对。

种姓:印度的社会、宗教阶级的区分。婆罗门教以为人由身世而分胡氏精诚锁匠东西官网属不同的阶级。通晓吠陀、掌管宗教事务的祭司为婆罗门种姓,把握政权的王族和武士为刹帝利种姓,农人、手工业者和商人为吠舍种姓,从事下贱劳役者为首陀罗种姓。四种姓之外位置更低的是贱民,也被称为不行触摸者或旃荼罗。《梨俱吠陀》称这四种姓别离出自人类鼻祖原人的口、臂、腿、脚。

这种社会布景为思维开展供给了温床。印度思维界开端对传统婆罗门教的祭祀文明进行审视与反思,从而分解为两大阵营——婆罗门 (Brhmaṇa) 与沙门 (ramaṇa),前者在支撑吠陀声威的准则之下进行哲学化收拾改造,后者则直接举起反吠陀的旗帜进行新的理论构建。释教与耆那教就是沙门思潮中的两大派系。

原始释教

相传释迦牟尼诞生于喜马拉中北大学个人门户雅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山山麓迦毗罗卫国的蓝毗尼园(今尼泊尔境内),其生卒年代尚有争辩,这儿暂取生于公元前565年、卒于公元前486年之说。释迦牟尼原名悉达多,姓乔答摩,是控制迦毗罗卫国的释迦族的王子,属刹帝利种姓。

其时迦毗罗卫国处于列国争霸的缝隙之中,国王净饭王期望儿子成为“转轮圣王”来改动家族的命运,而年青的释迦牟尼却感悟人生无常,挑选抛弃王位落发访道。在寻访了几位闻名的沙门思维家而未得到满意答案之后,他抉择实践其时沙门中较为盛行的做法——苦行。

释迦牟尼苦行像,犍陀罗区域出土,约公元3世纪

(巴基斯坦拉合尔博物收藏)

经6年而无果,所以释迦牟尼抛弃苦修,沐浴进食以康复膂力,在菩提伽耶独坐树下冥思,总算悟道,成为了觉者佛陀,时年35岁。

印度菩提伽耶的金刚塔与菩提树

这今后,释迦牟尼来到鹿野苑(今印度瓦拉纳西东北),对开端的五位追随者讲法,被称为“初转法轮”。这五位比丘 (bhikṣu,意为乞士)成为释教开端的僧团。僧即“僧伽”(Saṃgha),和合众之意。此次说法的内容首先是对“中道”的阐释,即防止苦行的自我摧残与纵欲的纵情吃苦两个极点。苦行与纵欲是沙门中常见的两种道路,表现了对传统婆罗门教的背叛。初转法轮的内容还有“无我”、“四谛”和“八正路”等,这些思维构成了原始释教的理论中心。自此释教的三要素(三宝)——佛、法、僧都已齐备。

佛陀初转法轮像,鹿野苑出土,约5世纪,

(印度鹿野苑博物收藏)

印度鹿野苑遗址

初转法轮之后,释迦牟尼开端了长达四十余年的说法进程,其足迹西至马图拉和毗兰若,东至鸯伽(孟加拉),北止于迦毗罗卫,南止于菩提伽耶。至于远赴克什米尔和斯里兰卡的说法,则缺少采信。佛陀接纳了开端几位弟子之后,答应这些弟子各自接纳新的门徒,释教的部队逐步强壮。

在生命的终究一年,佛陀脱离摩揭陀国,北渡恒河,途中患病,行至拘尸那迦城娑罗双树林,对弟子作临终嘱托之后,于夜晚安定入灭,享寿80岁,释教称为“大般涅槃”。僧团领袖大迦叶掌管焚化佛陀,舍利遗骨被八王分领,起塔供养。

涅槃(nirvṇa):意为 “止息”,又称灭度,指灭除烦恼、脱出轮回的境地。摆脱之后尚安身而未死,称为“有余涅槃”,若身灭则为“无余涅槃”。小乘所说涅槃就是证得阿罗汉,亦称“罗汉”,是释教修行者(狭义指小乘)证得的最高果位。

大迦叶闻佛行将入灭而率众赶赴之时,见有比丘感言总算能够随心所欲。所以,大迦叶招集僧团代表(声称五百罗汉)在王舍郊外之七叶窟举办结集,以规范教团,维护正法,史称榜初次结集。

榜初次结集听说由阿阇世王资助,历时数月,其间并未呈现大的不合。“多闻榜首”的阿难诵出经藏,即佛陀的身教,“持律榜首”的优波离诵出律藏,即教团一起恪守的行为规范和议事准则。释教文献的另一组成部分——论藏,即经义的阐释,在这次结集上没有构成。其时印度重记诵而轻书写,所以这次结集仅仅将佛陀的身教与戒律回忆一遍而取得了共同知道,并未构成书写文献,因而呈现了分工回忆而专持一部的和尚,如经师、律师等。此次结集所用的言语已不行考。据载佛陀曾鼓舞比丘用“自己的言语”来布道,而敌对用上层社会通用的梵语。

榜初次结集的首要思维保存在巴利语五部经藏以及汉译四部阿含之中,尤其是巴利语《相应部》和汉译《杂阿含》。其首要观念能够归纳为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幽静”,“印”即判别正法与否的标识。其间,“无我”指的是业力缘由的生命轮回之中没有一个贯穿主体,这是三法印的中心,被称为“印中之印”。

部派释教

佛灭度时,释教的流布区域还仅限于恒河中游区域,这今后百余年间,摩揭陀国不断扩张,释教在王室支撑下也向西和西南方向扩展,逐步深化民众,现出生俗化端倪。加之地域广阔而间隔隔绝,各地异俗影响僧律,其时的僧团又缺少满意声威的领导力量,所以先是由于持律的不同,后来也由于见地的差异,各地僧团逐步割裂为多个部派。

几个大的释教部派从落发受戒到安居布萨都遵从着不同的规范准则,并逐步构成了各自系统的经、律、论三藏,分支传承于印度各地。关于部派分解进程以及各自建议,虽有许多古代记叙,但互相说法不一,成为一段难以厘清的前史。

释教典籍公认的僧团榜初次严重割裂,也叫底子割裂,一般以为发作于佛灭后百(余)年、迦罗育王(又称黑阿育王)在位时期(有说公元前396年~前360年)。其时在印度东部的毗舍离有些比丘们开端违反戒律规则承受金钱施舍,一位来自西边的比丘耶舍对此标明敌对,两边发作争议,所以约集有声威的上座(长老)前来裁决,裁决承受金银等“十事不合法”。为了共同知道,僧众随后举办了结集,称为第2次结集,也称“七百人结集”或“毗舍离结集”。毗舍离一带占多数的比丘并不承受此次抉择,而是另行结集,构成自己的戒律,听说有万人参与,称为“大结集”。尔后僧团分为上座部与群众部两派,这今后的几百年间这两部持续割裂,相传有十八部。

第2次结集后不久,摩揭陀国更迭尴尬陀王朝,公元前4世纪末又变为孔雀(Maurya)王朝,其第三代就是阿育王(Aoka,公元前268~231在位)。阿育王的比年征战使印度初次取得共同,其地图掩盖了除南端之外的整个南亚次大陆。

阿育王崇奉并竭力宏扬释教,使得释教流布规模更广,僧团人数激增,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僧团之中鱼龙混杂,导致一些正常的僧伽管理程序和诵戒典礼不能实行。世人共同以为应请出德高望重的目犍连子帝须长老掌管全局。所以在阿育王的支撑下,帝须主讲法义,肃清男的相片僧团,康复了寺院的正常僧务。为进一步稳固效果,约在公元前250年左右,帝须招集高僧千人举办结集,史称第三次结集。据传这次结集修改了一部《论事》以记载各派观念。

第三次结集后,阿育王分配上座去各地宏扬释教,所到一处,自成一派。昙无德到了西部,后来构成了法藏部。大天到了南印案达罗东部,后来在此构成了制多部。大天以为阿罗汉有五点不如佛,称为“大天五事”,对此法藏部标明敌对。由“大天五事”也可窥见大乘思维的萌发。

分配至西北印度的迦湿弥罗(今克什米尔区域)及犍陀罗区域(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区域)的上座构成了另一个大派——说全部有部(简称有部),建议三世实有,大行经院哲学之风。其另一特点是一反前期释教抵抗梵语的常规,开端使用梵语从头修改经典。后来从有部分出经部,敌对有部的以论藏为中心,转而重视经藏,故而得名。经部是最晚分出的部派。有部、经部与大乘的中兵王醒悟之龙魂利刃观派与瑜伽行派合称印度释教有代表性思维的“四宗”。

有部所传梵文《长阿含经》,吉尔吉特出土,抄于约8世纪

公元之后迦湿弥罗与犍陀罗开展成为有部的两大中心,别离称为东方有部和西方有部。东方有部较为保存,集有巨作《大毗婆沙论》,自恃有部正统。西方有部则较为敞开,并逐步承受了经部思维,至世亲(Vasubandhu)造《俱舍论》集其大成,对《大毗婆沙论》有所批评与总结,传习甚广。众贤曾造《顺正理论》以东方态度来破斥《俱舍论》,但他也受到了《俱舍》的影响,对东方传统有所改造,又称为新有部。

上座部传入锡兰(今斯里兰卡)之后,构成了代表保存思维的大寺派。该派和尚于公元前1世纪左右将口传的三藏经典以巴利语写出。这一时期在锡兰也呈现了无畏山寺派,承受了大乘以及后来的密教思维。5世纪时印度和尚觉音(Buddhaghosa)来到锡兰大寺,收拾注解巴利三藏并作撰述,自此巴利三藏成为现在的形状。上述两派长时间敌对,至12世纪时锡兰国王撤销无畏山寺派,扶持大寺派为正统。锡兰大寺派将上座部释教和巴利语经典传至东南亚各国,开展成为南传释教,也称上座部(Theravda)释教。

大乘释教鼓起之后,各个小乘部派仍然强盛,据7世纪玄奘和义净记叙,假如将各个小乘部派算计起来,则比大乘更为盛行。

释教艺术初兴

印度各地出土的阿育王石柱雕琢,是孔雀王朝艺术的杰出代表,其间一件精品是鹿野苑出土的四狮子柱头,标志释教传遍四方,被选用为印度国徽图画。

印度中心邦的桑奇和巴尔胡特佛塔遗址是前期释教艺术的代表。桑奇大塔始建于阿育王时期,至巽伽王朝扩建,其大塔石门的雕琢可谓精品。建于巽伽王朝时期的巴尔胡特佛塔,包括许多佛本生故事浮雕。这一时期释教艺术的一大特点是不必人形描绘佛陀,而是以菩提树、法轮、伞盖、足迹等符号暗示佛的存在,称为“不表现准则”。关于佛在世时优填王造佛像的传说应是后世臆造,佛像的呈现一般以为始自公元1世纪前后的犍陀罗以及马图拉区域。

桑奇大塔与石门

为波斯匿王说法,桑奇大塔北门门柱雕琢,约公元1世纪

中下部的菩提树代表佛陀

三十三天下凡,巴尔胡特佛塔雕琢,约公元前2世纪

宝阶顶部与底部各有一只脚,代表佛陀从三十三天下到人世

(印度国家博物收藏)

大小乘释教并行的年代,正值印度宗教、文学、艺术的茂盛时期,南北印度历经案达罗(公元前232~公元225)、贵霜(公元1世纪末~3世纪中)和笈多(320~470)等宗教丢失的魂灵魔画方针宽松的王朝,大小乘释教都有长足开展。5世纪笈多王朝时期建筑了那烂陀寺,经历代扩建成为连绵十几公里包容上万人的释教最高学府,我国和尚玄奘和义净都曾在此肄业。7世纪初戒日王共同了北印度大部,玄奘即于此刻来到印度,并深得戒日王欣赏。

印度那烂陀寺遗址

大乘释教

阿育王之后印度重回割据,公元前2世纪,巽伽王朝扶持婆罗门教而按捺释教,释教遂向南和西北两个方向搬运。南部的案达罗王朝消除了继巽伽之后的甘婆王朝,盛极一时,实施宽松的宗教方针,盛行于此地的群众部很可能对大乘思维起到了催化效果。在西北曹少麟印度,大夏的希腊人不断侵略,树立国家并逐步承受释教崇奉。这今后大月氏西迁并逐步占据大夏,于公元1世纪树立贵霜帝国,以犍陀罗为中心,边境掩盖阿富汗、克什米尔、旁遮普等地。其第三代国王迦腻色迦初信拜火教,后皈依释教并竭力支撑,在释教中赢得仅次于阿育王的名誉。政治上的频频替换使得这儿的释教与来自中亚乃至欧洲的许多思维形状相碰撞,对大乘思潮的发作有重要影响。

带有迦腻色迦像和佛像的origon贵霜金币

公元前1世纪开端,印度鼓起一些有别于干流的释教方式,初称“菩萨乘”,其经典则称“方广”或“方等”。后来,这类思潮被总称为“大乘”(mahyna),以示运载广阔,一起贬称旧有的部派为“小乘”(hnayna)。

大、小乘的首要差异

①在经典上,小乘唯奉前期经教,斥大乘经非佛说;大乘虽也认同小乘经教,却以之为权便而非终究,唯大乘经满意了义。

②在理论上,小乘更重视个人摆脱,以生命现象的无常来说明“无我”,即“人无我”;大乘则涉入对终极真理的考虑,除人无我之外,还建议全部事物皆无实体,即“法无我”。

③在实践上,小乘以自利为主,着重出生与个别摆脱;大乘则以利他为自利,行菩萨道而广度众生。

④在方针上,小乘释教以得阿罗汉果为最高方针;大乘则以为阿罗汉并非终极,建议经菩萨十地终究成佛,并且在禅观实践中逐步神化佛陀,发作了多佛崇奉和菩萨崇奉。

初期的大乘经典以般若经为代表,撒播进程中构成了《八千颂》、《二万五千颂》和《十万颂》等不同部头,首要思维是“全部法空”。观佛与净土崇奉也在初期大乘经中占有重要位置,《无量寿经》、《阿閦佛国经》等经典简直与般若类经典一起呈现。其他影响较大的前期大乘经典还有《法华经》、《华严经》和《维摩诘经》等。

般若(praj):音译,现多读作b r,实则bn ru更靠近印度语音。才智之义,大乘谐和解救危机全集播映释教六度或六波罗蜜多之一。阐说大乘空观才智的经典总称般若经。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

从二三世纪开端,系统阐释大乘义理的论典连续呈现,终究构成了别离以印度南部和西北部为中心的中观与瑜伽行两大思维门户。

中观派

公元2世纪,以说全部有部为代表的小乘释教诠释学(阿毗达磨)已趋于齐备,大乘经尤其是般若经的流布也有了开端堆集,开端对大乘经进行收拾阐释的人就是龙树(Ngrjuna)。龙树活泼于约公元二三世纪的南印度案达罗区域,代表作为《中论颂》,其唯破不立的归谬办法别出心裁,系统证明了般若经中“全部法空”的出题,建议全部思维所及、言语所表的事物皆空无自性。龙树被后来的中观派(Mdhyamika)追封为祖师,对我国释教也有巨大影响,得誉“八宗共祖”。龙树有亲传弟子提婆(ryadeva),承继龙树而遍破外道,终激起怨忿而被杀。

(nya):即无自性,用来描绘全部事物皆空无自体而名不副实,后来也指事物迁流变化而无稳定实体。

抄于约六七世纪的《中论颂》梵文写本

6世纪时有佛护(Buddhaplita)与清辨(Bhviveka)两大论师。佛石建军新浪博客护只要一部《中论释》传世,对《中论》的归谬证明系统进行了系统收拾,但并未表现出派系知道,也没有对其时盛行的瑜伽行派进行回应或批评。而稍晚的清辨则援入瑜伽行派的因明理论以诠释和改造龙树的空观,建议稳扎稳打的逻辑演绎能够灵通胜义,并以二谛重组“缘起性空”理论,奠定了尔后中观派的基调。清辨著有《般若灯论》和《中观心论》等,不仅对佛护提出批评,也批评瑜伽行派的唯识理论。他在作品中初次使用了“中观派”一词,是中观派自我认同之始,自此大乘释教构成中观、瑜伽二分格式。清辨的门人也一向与瑜伽行派论争,玄奘在那烂陀寺时曾谐和两边观念而著《会宗论》。

二谛:即胜义谛与尘俗谛。大乘释教中原指圣者与凡夫的两种见地,即照实见与倒置见。后来被阐释为两种实在、两种规范,或绝对真理与相对真理。高木斗

7世纪的月称(Candrakrti)著有《明句论》和《入中论》等。他拥护佛护而征伐清辨,确立了中观派的内部敌对,后来这两个系统被称为应成派与自续派。

这今后的中观我们是寂天(ntideva,约685~763),在那烂陀寺曾被称为只会吃、睡、拉的“三行者”而遭驱逐,他当众诵出《入菩提行论》,众为信服。

8世纪时,自续一系的论师寂护(ntarakṣita,约725~788)在尘俗层面上援入唯识无境的理论,这一思维系统被称为“瑜伽行中观”。与之相对,之前以清辨为代表供认有尘俗外境的自续派思维又被称为“经部行中观”。寂护曾两度入藏传法译经,并建筑桑耶寺,组成僧团,终卒于西藏。其弟子莲花戒(Kamalala,约740~795)也入藏传法,曾与汉地禅宗和尚摩诃衍就修行顿渐之说打开争辩。

应成一系起先在印度并无太大影响,西藏前弘期传入的也首要是自续一支。在印度释教挨近结尾的10世纪今后,应成派位置逐步提高。印度论师阿底峡(约982~105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4)师从应成派的觉贤,于1042年被请至西藏译经弘法,构成噶当派。西藏和尚宗喀巴承继和开展其学说,构成格鲁派,尊月称与应成派为中观正统。

瑜伽行派

三四世纪之际,《解深密经》等宣传唯识理论的经典在印度开端盛行,以瑜伽行派(Yogcra)为代表,大乘释教哲学日趋深化细化,传入我国后,构成地论宗与摄论宗,经玄奘的系统译传而成法相宗。

相传瑜伽行派的开创人为弥勒(Maitreya),曾是释迦佛弟子,现居兜率天宫,未来当下生成佛,为释迦佛的继任者。有很多论典署名为弥勒,学者多以为是托名,也有以为4世纪之际印度确有名为弥勒的论师。

瑜伽行派代表人物和实践创建者是5世纪无著(Asaṅga)、世亲(Vasubandhu)兄弟,西北印度犍陀罗人。听说无著先修小乘而不得满意,后入兜率天得弥勒亲授。世亲曾著《俱舍论》集小乘思维之大成,后改宗大乘,与无著共弘弥勒学说,也有学者以为大小乘各有一位名为世亲的论师。

该派的底子论典有“弥勒五论”之说,但汉藏传承名录有异。其间重要者为《瑜伽师地论》,汉译佳人沟一窝驴有100卷之巨,可谓该派乃至大乘释教的百科大典。无著的《摄大乘论》为瑜伽行派的纲领性文献。《唯识二十论》和《唯识三十颂》是世亲的代表作,前者辩驳异见,后者构建唯识系统。印度曾有十家论师为《唯识三十颂》作注,玄奘将其糅译为《成唯识论》。

《瑜伽师地论菩萨地》梵文写本

不同于中观的唯破不立,瑜伽行派兼以正面表诠,在认同空观的一起采入很多名相,以“三性”为理论结构,建议世美少女学院界的实在运行机制之中只要知道活动(识),而无知道目标(境),恰如梦中所见,即“唯识无境”,因而该派又称“唯识派”。

三性(trisvabhva):又称“三自性”、“三自相”,指三种存在方式。唯圣者可见的阿赖耶识我的绝色御姐老婆与前七识的交互运行机制,是“依他起自性”。凡夫不见本相,依名执体而臆造诸法,所见全部本无一切,称作“遍计所执自性”。若照实了知而息灭妄执,即见清净实在之“圆成实自性”。

阿赖耶识(layavijna):又称种子识、藏识。八识之第八识,在唯识缘起中起纽带效果,存储前七识活动生成的种子,并于后时生起前七识现行,种子与现行交互效果发作国际之图景。

陈那(Dignga,约五六世纪)和护法(Dharmapla,约6世纪)对该派理论作了进一步开展,称为“唯识今义”或“今学”,无著、世亲及其承继者德慧、安慧等所传即称“古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义”或“古学”。其首要差异为:古义以为万法唯是识而无有境,今义则以为识外无境,识内有境,境由识变而不离识。陈那还撰有《因明正理门论》、《集量论》等因明论著,将五支作法变革为三支作法,是印度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古代逻辑学史上的转机和腾跃。7世纪的法称(Dharmakrti)开展其系统,将印度逻辑学面向顶峰。

瑜伽行派鼓起的一起,《如来藏经》、《涅槃经》、《胜鬘经》等如来藏系经典也开端撒播,宣传全部众生皆有清净如来藏为底子所依,但为烦恼所覆藏,并终究将如来藏与阿赖耶识联络同等起来,构成如来藏缘起理论,曾对汉传释教发作巨大影响。尽管前期大乘经以及瑜伽行派文献之中也有提及“如来藏”一名,但真如缘起理论与瑜伽行派的唯识系统实则判然有别。

佛像的呈现

犍陀罗区域曾被大夏的希腊人控制百余年,希腊神像传统遂植根于此。至公元1世纪的贵霜时期,该区域呈现了以人的形象表现佛陀的艺术方式,带有激烈的希腊罗马风格,如鼻与高额相连,深眼细眉,薄唇浅笑,波浪式卷发,罗马式通肩长袍等。

马图拉区域约与犍陀罗一起呈现了佛像。不同于犍陀罗风格的深邃内敛,马图拉风格造型丰满,圆眼厚唇,带有明显的印度本乡特征。

犍陀罗风格佛像,阿富汗出土,约4世纪

英国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收藏

犍陀罗风格佛陀立像(印度国家博物收藏)

马图拉风格佛陀坐像,约2世纪前半期,马图拉政府博物收藏

马图拉风格佛陀立像,约2世纪后半期,马图拉政府博物收藏

密教

戒日王之后北印度复归割据,此刻印度释教的形式四福晋杂记已大不如前。一方面伊斯兰文明阻断了西北部的传达道路,另一方面,婆罗门教进入印度教时期而日益强壮,对释教发作了巨大冲击。释教在式微与综弱水琴姬边缘化的一起敏捷密教化。8世纪初波罗王朝树立,以巴特那为中心,雄踞比哈尔、孟加拉一带。其控制者崇信释教,在那烂陀寺邻近建筑欧丹多富梨寺,在恒河岸边又建超岩寺,这三大寺成为晚期释教尤其是密教的中心。

密教即秘而不宣之教,又称怛特罗释教。怛特罗(tantra)又译为“续”,密教文献即称为“续部”。怛特罗是雅利安文明之外的一种印度本乡文明,重奥秘体会,在吠陀时期表现为湿婆崇奉,2世纪之后在婆罗门教中构成了湿婆派,至7世纪其影响开端显示,释教大规模采入其内容,进入密教阶段。密教的哲学系统首要取自大乘而无甚创建,行法仪轨则与传统大乘迥然有异,是其不共之处。

据记叙,佛陀自己敌对咒术、神通等奥秘元素进入释教,却也答应作禳灾、祛病、防护之用。前期佛典中就已呈现咒语,听说群众部和法藏部还曾结集有《持明咒藏》。大乘经中虽多见真言和陀罗尼,但仅是辅佐元素,被称作“杂密”。

按照开展次序,密教经典大致可分为事续、行续、瑜伽续和无上瑜伽续四大部。

一些包括许多密咒成分的大乘经典被称为事续。此部尚属杂密,以说明事相为主,有外法仪轨,而无观行内法。

约7世纪前期呈现的《大日经》(汉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其内容由大日如来(又译毗卢遮那佛)而非释迦牟尼宣说,开显胎藏生曼荼罗,确立了大日如来的中心位置,建议“菩提心为因,大悲为底子,便利为终究”,以身结印契、口诵真言、心观本尊的“三密相应”为终究之途,树当即身成佛的教义,标志着“纯密”的呈现,也称真言乘(mantrayna)。以《大日经》为代表的说明内内行法的经典,被称为行续。

瑜伽续的代表经典是约7世纪后期树立的《金刚顶经》初会,又称《实在摄经》,首要说明金刚界曼荼罗,凸显阿閦佛的位置,宣传大乐思维,并呈现性力内容,是中期密教的开端,这今后的密教又称金刚乘(vajrayna)。

8世纪呈现了无上瑜伽部文献,崇尚性力,特尊阿閦佛,修法包括生起次序和满意次序,后者为此部所独有。该部首要包括大瑜伽续和瑜伽母续两类,西藏称为父续和母续。

10世纪之后为晚期密教时期,有易行乘(又译俱生乘)和时轮乘两支。易行乘没有特定经典,代表文献为《道把歌》,敌对艰深的理论与繁琐的仪轨,建议天然天成、简便易行之道。有学者以为其受到了我国昆山财政局管帐之窗道教的影响。时轮乘呈现于11世纪,属无上瑜伽部的一支,是印度密教的终究阶段,其间有表现释教联手印度教对立伊斯兰的希望。

印度释教的消亡与复传

12世纪末,西北部的伊斯兰戎行不断侵袭偏安于印度东部的释教,所到之处屠僧毁寺。13世纪初三大寺遭毁,被视为印度释教消亡的标志,但是有依据标明释教在印度东部还残存了约一个世纪,尔后就是释教的空白时期。

1891年,斯里兰卡的达摩波罗在科伦坡创建了大菩提协会,并于1920年在加尔各答树立寺院作为协会总部,成为印度释教复传的标志。通过该协会的艰苦尽力,20世纪50年代,佛陀的醒悟之地菩提伽耶由释教徒与印度教徒共管,释教徒初次进驻。通过百余年的开展,如今该协会的分支机构已遍及印度各地。

达摩波罗(Anagarika Dharmapala,1864~1933)

印度释教的另一位领导人物是安倍德卡尔。他身世于被称为“不行触摸者”的贱民种姓,自幼致力于改动贱民位置,经屡次失利后宣告与印度教分裂,这今后活泼于政坛,成为印度独立后首任司法部长。他于1951年创建印巴拉拉小魔仙,印度释教史,贾宝玉度释教协会。1956年佛陀涅槃2500周年(南传编年)纪念活动之际,安倍德卡尔宣读誓词,正式皈依释教,有近50万贱民随之皈依,被称为“新释教运动”,追随者称新释教徒。

安倍德卡尔(B. R. Ambedkar,1891~1956)

经社会各界尽力,如今印度的释教圣地都得到了维护和修正,一些大城市还设立了释教的组织机构和寺庙。据2001年计算,印度有800万释教徒,约占全国总人口的0.8%。

投稿邮箱:lcaymm@qq.com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